桃源村三期:“民心工程”如何变成“豆腐渣”

                    2009-07-15 15:18:06
                    来源: 时代在线网

                    半年时间过去了,深圳最大的民生工程、首个经济适用房项目—桃源村三期的房屋质量纠葛仍然没有过去,在业主们一次次投诉、上访、抗议以及政府部门一次次致歉、协商、全力维修、提出补偿之后,千余户业主与政府部门的胶着状态没有解开。

                    死结在哪里?谁能够打开?

                    “民生工程出现质量问题,反映出的是深圳房地产市场处于非正常运行状态。”深圳一位地产界资深人士说。

                    从这个角度而言,一项民生工程的质量变异,为解读乱象丛生的深圳房地产市场提供了另类角度。

                    设计先天不足

                     6月16,时代周报记者在多次登门采访未果的情况下,拨通了桃源村三期的建设单位、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郭仁忠的电话,了解桃源村三期出现严重质量问题的原因。郭仁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质量原因要问承建商”。

                    据悉,2006年,桃源村三期项目由政府通过招标的方式,将12栋楼以分标段的形式交给了5家承建商负责施工是,分别是:广东华侨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广东十六冶建设有限公司、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深圳市鹏城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深安企业有限公司。项目监理单位则是深圳市银建安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5家承建商都具备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不但都具有类似工程经验,而且还承建过许多优质工程和获奖工程,但为什么都在桃源村三期项目上出现了几乎相同的质量问题呢?

                    “主要是设计问题。”承建商之一、广东十六冶深圳分公司的黄光顺总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桃源村三期2000多户,家家出现渗水,肯定不是施工问题。黄光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施工时就发现厕所的一项设计可能导致渗水,并向建设单位提出了更改设计意见,但“建设单位因为怕麻烦和增加工程造价而不愿意变更设计”。黄光顺说,变更设计后,每个厕所的造价只会增加不到20元钱,费用并不高,建设单位不愿意更改的最主要原因,是怕承担责任,因为变更就意味着以前的设计存在问题。

                    但黄光顺承认,“当时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恶劣的后果,不然,我肯定会自己垫钱去做,省得日后这么麻烦”。

                    另一承建商、广东华侨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赵中孟总经理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设计存在问题”。

                    美好的初衷

                    谁都不能否认,深圳市政府建设桃源村三期的初衷是美好的。

                    桃源村三期作为政策性住房项目,于2001年立项。据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黄锦奎介绍,由于当时全国和深圳市的住房保障制度框架尚未建立,该项目的立项初衷是用于解决深圳市符合相关政策的机关事业单位员工的住房问题。

                    2007年,深圳市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住房保障工作的若干意见》、《深圳市住房保障发展规划》等系列文件。这些文件中,深圳市政府提出了致力于在本届任期内构建起较为完善的住房保障体系,逐年解决户籍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力争到“十一五”期末全部解决深圳市户籍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工作目标。

                    这是一个宏大的目标,同时也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构建全方位住房保障体系的思路确定后,为了优先解决户籍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问题,深圳市政府将桃源村三期的2568套住房纳入2007年的6006套保障性住房租售房源之中,桃源村三期成为深圳市第一批保障性住房项目。

                    由于是第一批保障性住房项目,深圳的这项民生工程从亮相之初就备受关注。黄锦奎介绍,桃源村三期项目由于规划设计较早,基本上是按7090平方米的户型设计,比现在国家对经济适用住房60平方米的面积标准要大一些,因为规划设计早就做好了,政府未对规划作调整。

                    同时,桃源村三期的基准售价,只相当于当时项目周边商品房价格的38%左右。

                    面积大、售价低,使桃源村三期备受深圳市民追捧。

                    2006年,桃源村三期开工建设,于去年底交付使用。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办理入住手续的有2516户,实际入住1610户,约6000人。

                    但与美好的初衷相悖,桃源村三期业主入住后发现,这项民生工程竟然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最低价中标酿隐患

                    另有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设计问题只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是,施工单位与政府签订建筑合同进场的时间在2006年,但从2007年开始,由于钢材等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施工单位面临利润空间紧缩,因此不排除为了压低造价成本,而采用低等材料等手段节省成本。

                    赵中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2007年国内建材价格猛涨,涨幅高达30%,黄光顺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建材涨价,“我们在桃源村三期项目上亏损了大约1800万元。”

                    深圳一位建筑业资深人士透露,一般情况下,在建筑材料涨价的情况下,经承建单位提出申请,建设单位应该为承建单位补上材料差价款。“当时,5家承建商都向政府申请补材料差价款,”赵中孟无奈地说,“但到现在也没有补这笔钱。”

                    黄光顺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一度想停工不干,但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做他的思想工作说:“政府肯定会补给你的,你放心。但到目前为止也没补,政府说还在研究。”黄光顺认为,即使补给1000多万元的材料差价款,公司在这个项目上还是亏了钱。而且,由于政府拖欠公司材料差价款以及部分工程款,致使公司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从而也拖欠下游供应商的材料款,形成了“三角债”。

                    有建筑业资深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由于政府与承建商签订的合同是“一包到底”,没有考虑建材价格上涨等因素,可能会间接导致承建商为了压缩成本而使用低质建材。

                    据了解,桃源村三期项目的评标方法为“最低价法”,上述人士指出,多数情况下建设单位在评标时都会采用“合理低价法”,而不是“最低价法”,因为“最低价法”也会导致承建单位千方百计压缩成本。

                    黄光顺认为,公司的中标价按2006年标底价下浮了36.48%,再除掉税收、管理费等,“按标底价下浮了差不多50%,这个工程能建起来吗?不可能的嘛!”

                    “其实,工程质量问题只是一个借口”。一位不愿具名的承建商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业主们之所以怨气这么大,是因为业主们认为,可能有政府官员在这个项目获利太多”。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桃源村三期整个项目预算投资为8亿元人民币,但5家承建商的中标价合计只有5亿多元人民币。桃源村三期业主何义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业主们按照“选房表”的价格一户一户累计,发现桃源村三期全部销售款项竟然为13亿元人民币,与中标价相差高达8亿元,有些离谱。

                    “政府建设经济适用房应该是零利润,但深圳市政府在桃源村三期项目上却大赚我们的钱!”何义平说。

                    深圳市政府真的在此项目上赚钱了吗?时代周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郭仁忠,郭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向业主们解释过了,并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此前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对业主的解释是,经适房开发成本除主体结构等以外,还有征地拆迁安置补偿费、勘察设计前期工程费、建安成本、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招标价只是其中一部分。

                    但一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销售额与中标价相差8亿元,即使中标价加上以上成本,也达不到13亿元。

                    为此,业主们向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提出,要求公布建材发票以及这个项目的开发成本。该局相关负责人却表示,对于重新核算成本,不是不能公开相关资料,而是有些根本无法核算。征地是统一的,并不是一块一块进行。建安成本等也无法核算,往往都是几个项目一起核算,求一个平均价,不能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来。

                    “政府不敢公布成本,说明这里面有问题。”业主们如此认为。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外在客观因素,政府工程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

                     

                    桃源村三期质量风波

                    糟糕的质量

                    614,周末。加班两周没有回家的寇小姐回到深圳桃源村三期的家中。家中依然狼藉,墙壁上的水渍已经从一个房间漫延到了另一个房间,更可怕的是,小姐在客厅的主梁上发现了细小的裂缝。

                    她抖开一个红色的横幅,“危楼”两个大字赫然醒目。“这幅是给邻居做的”。从事广告工作的小姐说,她家的阳台已有同样的横幅。15分钟后,住在二栋18G先生把这个横幅挂在了自家的阳台外面。

                    类似的横幅已经越来越多,写有“还我安全家”、“买了豆腐渣”、“建筑腐败”、“维权合法”等字样的横幅挂遍了桃源村三期的12栋高楼的阳台上,为这个外表光鲜的深圳首个经济适用房平添了另一道“风景”, 蔚为壮观。

                    桃源村是深圳市最大的经济适用住房住宅小区,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街道,其一期、二期在2000年左右已投入使用,但三期的2000多套住房在今年1月入伙后,却陆续出现漏水、裂缝等等质量问题,风波至今没有平息。

                    今年春节前,先生一家满怀喜悦地搬进了桃源村三期的新家,但很快发现洗手间和厨房漏水严重。大年三十,先生挽起裤脚站在水中做了一顿年夜饭。他甚至想过在厨房里养上两条鱼。“买了房子不能住,还得在外面租房住”,先生十分懊恼。先生很快发现,随着入住业主越来越多,出现问题的房子越来越多,发现问题的也越来越多。

                    “洗手间漏水是三期最严重、也最普遍的问题,几乎家家都有。”住在230D的何义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有的住户家里甚至从电源插座向外汩汩冒水。很多业主在维修时,挖开洗手间的沉箱,发现里面竟然填充着纸箱、塑料袋以及其它建筑垃圾。

                    不仅如此,业主们还发现,以均价4800/平方米买来的房子,竟然“货不对板”。家住1E8F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合同上写明的抛光砖变成了价格更便宜的磨砂砖;而当初承诺的空调电线,也从4平方言之毫米变成了2.5平方毫米,如果电线的负荷超重,这无疑是一大安全隐患;房门也只有一扇防火门,不见所承诺的防盗门。

                    除此之外,业主们还发现,触手可及的材料质量都十分低劣。“阳台拉门还没用呢,把手就掉下来了。”先生说。一位业主在维修时掀开地板,发现竟是纸质复合地板。而何义平想在墙上钉个钉子,结果敲出拳头大的坑,“沙浆比例不够,墙面太松了。”

                    弱势的维权者

                    从最初的喜悦转为失望,进而懊恼,桃源村三期的业主们想不到,政府的民生工程质量竟如此低劣。于是,上千业主开始向政府反映情况,希望能够解决问题。然而,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维权之路竟十分艰难。

                    今年218日,在接到业主们的多次投诉之后,深圳市政府成立了现场工作组,市建筑工务署开始派人进行挨家挨户的回访和维修,并表示今年6月底前完成全部的维修工作。

                    614,在桃源村三期现场,时代周报记者看到维修工作仍然在进行。一位现场负责维修的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维修工作已经完成80%以上,6月底前肯定能完工。

                    但仍然有很多业主对维修并不满意,先生甚至不同意政府的维修方案,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所谓维护只是发现了问题才修,“有些问题可能要住一段时间才会发现。”222F住户家的天花板漏水,修了8次还没有修好,而23G女士家陆陆续续维修了两个多月,发现一点问题修一点。先生希望政府能够负责到底,拿出一个彻底的维修方案。

                    而更大的分歧是业主们提出的补偿诉求。48,桃源村现场工作组向业主发出通告,称给予每户一次性赔偿(补偿)人民币12万元。对此,众多业主表示强烈不满,因为“签订赔偿(补偿)协议就意味着放弃进一步诉求,等于把所有的权利放弃。”何义平说。

                    但政府部门表示赔偿方案不变,甚至千方百计“劝说”业主们签订协议。女士的丈夫在深圳某酒店工作,多次被酒店领导“劝说”签订协议,有些业主在无形的压力下签订了协议,但仍然有很多业主拒不妥协。

                    428,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吕锐锋与部分业主代表在南山区信访办再次召开对话会,会上确定三个具体问题解决小组,与业主们对接,但并没有与业主们达成一致意见。

                    614,时代周报记者在桃源村三期业主家中看到现场工作组《致桃源村三期全体业主的第八封信》,信中仍然表示补偿方案不变。

                    多位业主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要坚持诉求到底。何义平说,目前一些业主家里的主梁已经发现了裂缝,虽然政府部门表示桃源村三期“质量监督表明主体结构质量处于受控状态”,但“大量的现实存在,不能不让业主们产生疑虑。”何义平说,“如此低劣的质量,不能简单地一补了之。”

                    614,时代周报记者在业主的《索赔意见书》中看到,业主们提出的赔偿标准是1800/平方米。至今,这一索赔意见没有得到有关部门回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以旧换新!深圳开发商出奇招,“6张公积金卡买房”能否催热楼市?
                    任正非当司机、为华为做军师,北大教授陈春花被指炒作过度,她这么回
                    “最强法务部”能允许和米老鼠散伙?迪士尼或将争取版权,网友们段子狂欢
                    俄罗斯黄金遭制裁,印度:有打折货快抢,进口激增188%
                    扫码分享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